all斯内普

 *战后全员存活设定

*教授暴走乱喷毒液注意

*(伪)全员x斯内普清水

*猜猜教授为什么怒(nao)不(xiu)可(cheng)遏(nu)呢

 

 

正文:

 

德拉科·马尔福

 “德拉科!事先敲个门又不会毁掉我的坩锅!你的父亲要是知道你在上班时间来霍格沃兹,冒冒失失地闯进你前魔药教授的地窖里,准会把你拖去喂孔雀!”

 “教父【注1】,我很抱歉……请别生我气……”

 “怎么了,德拉科,你看起来精神可不大好?”

 “不……没什么……教授……我想问您个问题……请问,请问您能告诉我吗?”

 “说吧德拉科,别像个粗鲁的格兰芬多那样吞吞吐吐的。”

 “请问,请问……你是不是真的……是不是……对不起,我以为自己准备好了……再见,教授,我永远都爱您……”

 “德拉科?回来!哦我的魔药!”

 

莱姆斯·卢平

 

 “西弗勒斯!我……”

 “哈,先是德拉科,然后又是你,卢平!原来我们的关系已经好到能够互称名字了!啊?莱姆斯?或许你们的大脑都没有'进来前要敲门'这根弦?我的时间可不能都浪费在重做魔药上!”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想说……那个……”

 “'你的嘴巴是被格罗姆毛虫的唾沫给粘了吗?希望我来个清洁咒吗?哦该死,你不会想要重现我们儿时那段不怎么美好的回忆吧?如果你想让我更加愤怒,那么很好,你的目的得逞了!”

 “……我只是想要感谢你给我的狼毒药剂,它们给我的帮助不小……”

 “拜托有话直说吧卢平!别告诉我你鬼鬼祟祟地在门口探头探脑就是为了一句无足轻重的道谢!”

 “邓布利多先生叫你过去……”

 “呼……还有呢,卢平乖宝宝?”

 “我想问问昨天晚上你……"

 “给我闭嘴!该死的狼人!要是我再听到一句就把你扔给海格,据我所知他新买的喷漆猴正在长身体……天杀的你是怎么知道的?”

 “昨晚月圆……”

 “上个星期刚刚月圆我亲爱的卢平傻宝宝。”

 “我疼痛难忍……”

 “于是就来到了格莱芬多的塔楼顶部?”

 “夜观星象……”

 “哦够了吧,我还从未听说过能够直视那压根就不存在的满月的狼人呢。你说是吧,莱姆斯·说谎不打草稿·卢平先生?我不打算把时间浪费在无意义的深思上,但你最好对所见到的守口如瓶,我不想在和平时期用不可饶恕咒,希望你能把握机会。”

 “那个斯内普,我很抱歉曾经做过的一切,但他真的是个好男孩,你会……?”

 “我不会!永远不会!再见狼人,趁我还没改变主意!给我滚!”

 “请你不要否认……”

 “阿瓦达……”

 “你也挺喜欢他的!”

 “索你全家命!”

 

 

 

阿不思·邓布利多

 

 “啊哈,瞧瞧这是谁来……”

 “如果我的智力还未被那群格兰芬多极具传染力的愚蠢所影响的话,我忠实的记忆告诉我是你叫我来的,阿不思。”

 “别捶打画框,我的孩子,我想你不会希望我在12月的冷夜中无家可归,瑟瑟发抖。你不知道我是多么高兴得知你昨晚……”

 “梅林的大嘴巴啊又一个知情者!老实说我可感受不到丝毫喜悦!我宁愿隆巴顿先生炸坩锅时把我的教室整个轰到天上去也不要再一次经历那么恐怖的事情!”

 “犯不着那么激动,我的孩子。甜食有助于保持镇定,或许你会想要来一根巧克力味的柠檬雪宝?”

 “不了谢谢,如果你让那狼人特地来找我只是为了与我分享你与甜品间的多年爱恋,恕我在此告辞。等等,巧克力味的什么?”

 “巧克力味的柠檬雪宝。新品种。据说能在浓郁的可可风味中品尝出清甜爽口的柠檬清香,想来一根吗,斯内普?不过那得麻烦你去拿了,变成幽灵就是这一点不方便——不过我是很乐意和皮皮鬼一起开些无伤大雅的小玩笑的——天知道我是怎么忍过没有甜食的1096个日日夜夜的!”

 “我想不会有几个巫师将柠檬称作清甜爽口——也没有麻瓜会!再见,邓布利多。很高兴见到你。在此告辞。”

 “是柠檬雪宝,孩子,冲天的怒气只会毁掉你引以为傲的逻辑分析能力。柠檬和柠檬雪宝可有着天差地别!让我去泡杯茶,我们有一下午的时间来好好聊聊。啊,抱歉,我忘了自己现在是个幽灵,希望你不介意自己去泡。半糖,加点牛奶,虽然无法亲口品尝它美妙的滋味,但这并不妨碍我一饱眼福。”

 “梅林的下午茶啊!我不敢相信自己当初竟然如此地信任你!事实证明格兰芬多的确采取某种手段拉低周围人的智商!我必须离他越远越好!”

 “你不能逃避,孩子。哎,别走啊,我话还没说完呢!”

 “我求你快说吧!”

 “别忘了拿几块小甜饼!”

 

 

韦斯莱双胞胎&皮皮鬼

 “先生!”

 “我们很高兴见到你!”

 “格莱芬多扣二十分。每次见到你们准没好事,先把分扣了总不会有错。”

 (“斯内普家的小鬼啊~你不知他脾气有多差~”)

 “你现在扣不了我们分!”

 “因为我们早已毕业!”

 “步步高升!”

 “事业有成!”

 “如果想要学习炫耀的技巧,洛哈特先生能给你不少帮助。就是不知道圣芒格愿不愿意放你进去?”

 (“人人都叫他英雄~我却要说他冷漠又自私~

 听他如何喷洒自己的毒液~连八眼狼蛛都会甘拜下风~)

 “请别生气,斯内普先生。”

 “我们今天是来和你谈生意的。”

 “双方共赢。”

 “互利互惠。”

 “说。”

 (“瞧他抿紧的嘴角~护树罗锅见了都要退避三舍~)

 “你不知你的人气如何突飞猛进!”

 “现在连麻瓜都知道你的大名!”

 “我们想要出一款你的手办!”

 “恳请你允许我们做它的独家代理商!”

 “……手办?”

 “那是麻瓜的玩意,多由树胶或PVC材料制成的具有人物外貌体态但不继承其性格或意识的不可活动的等比例缩小的装饰品。”

 “简单来说就是人形玩偶。我们做了点小改良,现在他们已经能跑能跳能卖萌能耍酷,如果顾客愿意加点钱,他们还能做一些顾客愿意看到的事。”

 “市面上有许多未经过授权的,他们根本不如我们!”

 “你不知道让这样一份金矿向所有人开放是多么大的损失!”

 “令人发指!”

 “丧心病狂!”

 “我的直觉告诉我'顾客愿意看到的事'并不是我乐意看到的。而且你们要把我做成一个玩偶?一个装饰品?开什么玩笑!(他那丑陋的大鼻子啊~和他那油腻的头发一样肮脏~)闭嘴!皮皮鬼!(这个傻瓜竟真以为我会照办~)”

 “我替他向你道歉,别吵了,皮皮鬼。(遵命!)对你并没有什么影响,里面不需要放入一片灵魂或是几根头发,顶多让你费神摆几个姿势罢了,造成的伤害不会比罗恩的臭袜子更强。”

 “……听上去我会更愿意面对整个学院的小巨……人。真抱歉,我的答案是否定的。”

 “请不要那么快拒绝,我们会给你发样品,包您满意。如果你想,我们会以八五折卖给你其它款式。你会愿意见见护士装的丽莉小姐吧?”

 “你用那恶俗的念头玷污她,只是为了让自己发笔横财?!等等这个创意听起来不错……(小小声)好吧,或许我会想来一个。不过只是为了单纯的怀念。”

 “很遗憾告诉你,要买丽莉,你必须买一对。”

 “……另一个是?”

 “詹姆斯。这是营销手段的一种。你觉得他穿女仆装怎么样?”

 “你知道的,他们是一对。”

 “去你妈的一对!拔出魔杖吧你们这两个浑身铜臭味的小畜生!”

 “哦快看,那个喷毒液不带脏字的教授已经不顾他的教养了。”

 “那我们最好快点走。”

 “拔腿就跑。”

 “一刻不停。”

 “头也不回。”

 “如果你改变主意了,请随时联系我们!”

 “或许你不介意我们售货时将你和波特凑成一对?”

 “午时已到!!!”【注2】

 (斯内普杀人啦——我就说他本性难移~)

 

 

 赫敏·格兰杰

 “教,教授,您好!”

 “你好,格兰杰小姐,抱歉,现在应该叫你韦斯莱夫人。我很高兴在面对了一连串莫名其妙,叫人心头火起的“偶遇”后见到一个头脑清醒,不会胡言乱语的人。”

 “过奖了,您可以继续称呼我为格兰杰小姐,那让我仿佛又回到了在格兰芬多的快乐时光。”

 “好吧,花费七年时间忍受你们这群小巨……人也的确很'快乐'。刚刚他们其中的两个甚至还想给我推销某种龌龊与下流的结合体!”

 “冒昧地说,我其实很喜欢。闲暇时间还能给他们换换装,看他们搞搞基什么的,简直解压神器。”

 “抱歉?”

 “没什么没什么,哦瞧我,居然忘了把这玩意送去,再见,教授。”

 “那是什么?据我所知,那好像是麻瓜的东西?”

 “哦……它叫相机……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我要把它给金妮……对,她肯定等急了,我得快点去了。再见,教授。”

 “好吧,你们今天每个人都多多少少有点不对劲——刚刚那两个一年级的小屁孩居然敢嘻嘻哈哈地对我指指点点!——我没心思来管你们到底在搞什么鬼把戏,再见吧,格兰杰小姐。”

 

 

罗恩&金妮

 “哦不,是老蝙蝠!快把它藏起来!别傻笑了,我相信老蝙蝠会千方百计找出几个理由把我们关个禁闭!”

 “别傻了罗恩,我们早毕业了!他管不着我们!”

 “是的韦斯莱先生,看来你的小妹妹和你的夫人远比你要聪明得多,希望你能在和她们的长期相处中稍稍偷师学艺一些。不要太多,只要有你脑子那么大就够了。啊,抱歉,我忘了你的脖颈以上除了韦斯莱家的标志性红发和充门面的必要五官外空空荡荡。韦斯莱小姐,在那个什么照相机上看两个男人搂搂抱抱可不是什么好趣味。我得说那个个子比较高的有点眼熟?”

 “您真是好眼力。”

 “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快走吧金妮!”

 

 

 

卢修斯·马尔福&西里斯·布莱克

 “梅林的飞路网啊,今天是所有人都来这了吗?我实在无法忍受又一场不知所谓的谈话了!”

 “吾友啊——汝不知再与汝相会是何等欢欣——吾今晨突闻一声简讯,宛如平地惊雷,特来问讯——望吾之冒昧未令汝困扰,仍需向汝致歉——”

 “说人话卢修斯!”

 “嘿鼻涕精,我听说昨晚哈利向你表白了?”

 “梅林的狗粮啊!你们格兰芬多难道学不会含蓄一些吗?”

 “是斯内普让我那么说的,你以为每个人都像你那样拖——长——腔说话吗?”

 “那是你不理解语言的艺术!西弗?西弗?”

 “……实话实说吧,到底有多少人知道了这件事?”

 “只算霍格沃兹的话,全部。”

 “嗷——你这条蠢狗!西弗,你先冷静!”

 “冷静?冷静!梅林在上,我还天真地认为只有极个别人知道这事!你却告诉我全部——包括格兰芬多那群小巨……好吧就是巨怪!它就是让我想到哈利!哈,现在我算是明白你那个傻儿子想向我问什么了!还有那头该死的狼人!老实交代,是不是他传出去的?以及那只甜品老蜜蜂!这事绝对有他掺和的一脚!”

 “事实上……是赫敏。”

 “格兰杰小姐?”

 “好吧,西弗,我们不得不承认麻瓜的东西有时的确很有用,她昨天去了格兰芬多塔楼顶,用那个似乎叫招像机的东西……"

 “够了够了我全明白了!现在我知道韦斯莱小姐为什么会露出只有两头巨人惺惺相惜时才会露出的傻笑了!还有那两个一年级新生——现在看来这何止是蛛丝马迹啊!——滚开,别挡在我面前,卖友求荣的格兰芬多!”

 “西弗,你,你要去哪?”

 “我要辞职!这个学校我是待不下去了!还有你,自私自利愚蠢至极的格兰芬多!大概你和狼人都认为三十年前的事已是过往烟云,可以和我以昵称相唤了?好吧小——天——狼——星,以后我会在门口施个魔法:四足类犬科动物与智力残疾不得入内——那估计得把整个格兰芬多拒之门外!” 

 “来我家吧,吾爱,我向你保证,马尔福庄园永远向你敞开!”

 

哈利·波特

“教,教授,您好,请问……”

“闭上你的嘴巴,该死的波特!我就该知道每一个波特都会让我霉运连天!”

“您的嘴巴还是如此恶毒,但只有我知道它其实尝起来是相当甜蜜……”

“你说什么!波特!我数到三,给我立刻消失!”

“不,教授,我今天来……”

“我没你这么个学生!”

“好的,西弗勒斯。我今天来是为昨晚的事来做个解释的……”

“一”

“我是真心喜欢您……请您别走,我是不会退缩的!”

“松开我的腰!你他妈的是在胡言乱语!二!”

“不,我不松手!我之前为了区区一点胆怯的心思而没有勇气向您表白,我深刻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经过日夜的辗转反侧与深刻检讨,我今天站在这里,就是为了向您剖白自己的心迹!教授,不,西弗勒斯,请您给我个机会……”

“三!滚出这里,不然休怪我……唔……哈……”

“呼,呼,西弗勒斯……想必您也喜欢我吧?否则昨天晚上,包括现在我亲吻您时,您就会立刻给我一个阿瓦达索命,而不单单只是推开我。对不对,教授?”

“哈利,我……出去!”

“西弗勒斯,求你了,我是真心实意的!”

“我……我不知道……门后那几个混账东西,我看到你们了!收起你们的笑容!阿瓦达……妈的,松手,小鬼!”

“西弗勒斯,我知道你也和我一样,西弗勒斯……西弗……你没有挣开我,是不是代表你同意啦?你不说话就是代表默认?太好了!各位,我们敬爱的斯内普教授,我最爱的西弗勒斯,刚刚同意我的求婚,让我们掌声祝贺!”

“求,求婚?你们什么时候出现的?还敢鼓掌?”

“听到这热烈的欢呼了吗西弗?别闹别扭了,快去策划我们的婚礼吧!我已经为你挑了套婚纱,你穿一定好看!”

“谁在闹别扭……婚纱?”

“你不愿意?偷偷穿给我看也行啊!”

“波特!!!”

 

 

 

【注一】:我知道不是教父……但这个设定真的很萌【捂脸】

【注二】:沉迷守望先锋(不是

 

喜欢的话求小心心!


评论(13)

热度(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