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SS,伪bdsm】 S&M Chapter 0

*战后斯内普存活设定

*病娇黑化注意 OOC注意

*卡原耽卡得撕心裂肺。转换心情的突发小脑洞。预计四章完结(会越来越短小(而且保守来看有可能月更(x

*有意见直接提,有道理我都会听的(就是希望态度好一点(

序.
斯内普上下打量这栋装潢华丽,金碧辉煌的别墅,一时间怀疑自己是不是错来到了某座宫殿。臀下的软垫称得上是舒适,闪烁着微光的表面泛着涟漪,经斯内普的反复实验证实能根据不同坐姿自动调整它的软硬程度甚至材质。这间屋子的主人不仅仅是个施虐狂,还是个精通魔法,能与自己一战的强大魔法师。
他承认自己坐立难安,疑心有人正透过暗藏的魔法窗窥探他。他并不怀疑那个神秘人有能力造出一个超乎常人想象的“平台”审视他的一举一动。那个男人正在观察我,他神经质地想,他正在观察我,观察我是否有资格成为他的“奴隶”。
是的。奴隶。要早在一个月,不,几天前告诉他他会自愿成为一个男人的奴隶,他肯定会毫不犹豫地给对方一个阿瓦达索命。可是现在,呵,他是真的准备成为一个奴隶了。
这个奇怪的念头是以哈利的突然出击而冒出的。当他白天以助教的身份,彬彬有礼地向自己问好时斯内普还松了一口气,没曾想当天晚上就被他在地窖拦住。
“来当我的奴隶吧,教授,我会让你心满意足的。”
他瞪大眼睛望向对方,怀疑是自己禁欲太久起了幻觉。
可对方笃定的笑容打消了他仅存的希望。他毫不迟疑地给了对方左脸一个耳光,在给对称的那一个时被抓住了手。
“不要压抑自己,西弗,”对方就着这股力道把他压在墙上,温热的呼吸喷洒在他的耳侧,直接称呼他爱称的举动恶心得他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我明白你。我们在一起会很快乐。”
呵,他明白我。他想。他怎么明白我?明白我自从莉莉去世后就再也没办法和任何人保持亲密关系?明白我至少二十年没和女人更没和男人有过一段?但另一个声音小声告诉他:他或许真的了解你呢?反正只是玩玩而已。
对方漫不经心的态度鼓舞了他,压抑已久的欲望隐隐探头。只是玩玩而已。他告诉自己。不要怕,西弗勒斯·斯内普。
可是和自己的学生?不行。前面加一个“曾经”也不行。斯内普义正言辞地拒绝了对方的邀请。哈利还想挽留,最终在铺天盖地的魔咒下仓皇逃窜。几乎在对方落荒而逃的同时,他迅速用了些特殊的方法打听到这类人的聚集地。一个新的名词,“bdsm”首次进入了他的视野,并且就此一发不可收拾的,让他迷恋上了它。
不要误会,他可不是个滥交成性的人。在他第二十次戴着面具嫌恶地赶走又一个狂蜂浪蝶时,最开始带领他熟悉这个俱乐部的人,一个满口黄牙、形容猥琐的男人,不忍卒看地开了口。
“我说,夏普勒斯,”那是他的假名,他可不会蠢到在这种鱼龙混杂的场合使用自己的真名,“你那么挑剔可不行,你永远都找不到自己的主人。”
“我的主人?你凭什么认为我是在下面的?”斯内普强忍怒意。天知道为什么每一个前来搭讪的男人都将他当成一个M。
“你就是个天生的好奴隶。我见过无数可爱的小奴隶,这一点我不会看错。”男人无视斯内普燃烧着熊熊烈火的双眼,咧开一张大嘴,“你虽然没那么可爱,但也……别激动,别激动!松、松开我的脖子,我就告诉你一个好地方!”
斯内普住了手。他不会承认那个所谓的“好地方”引起了他的兴趣。
“那儿就像宫殿一样辉煌,”男人的脸上流露出向往的神色,“它的拥有者完全衬得上它,是个不折不扣的翩翩绅士。他是一个完美的主人,不仅能为他的奴隶提供庇护,更能带给他们无尽的温暖与欢愉……”
“他们?”斯内普皱皱眉头,“不止我……我是说,不止一个奴隶?你以为我是什么?一个人尽可夫的下贱东西?”
“不不不,当然不是那个意思。你这个月的行为早就完美证实了你不是……”男人嘟囔了一句什么,重又振奋起来,“你可以去试试,我相信他能满足你的吹毛求疵。至于你能不能满足他嘛……”
“这些事你是怎么知道的?”斯内普毫不客气地打断了他。
“……我听来的。”
“那么说这些不过是传闻?呵,人们总喜欢轻信一些无稽之谈。”
“我可是这儿的百事通!相信我,夏普勒斯,你会喜欢的,我敢以人格担保!我向他提到过你!他也对你很感兴趣!”男人一下着急起来,连连赌咒发誓。
“告诉我他在哪。”他新奇地审视心中涌动的情感,最后把它定义为“跃跃欲试”。我可有二十,不,三十年没那么兴致高昂了。他想。希望那个可笑的绅士的确配得上他神乎其神的传闻。
那地方在乡下,离霍格沃茨不算近。他坐了五小时火车,接着走了两小时才到,腰酸背痛、心头火起。当看见那间外表平庸无奇的小房子,一直压抑的怒火终于爆发了。
“金碧辉煌,金碧辉煌,”他暴躁地在房前踱步,多年积累下来的良好教养早被他抛至了九霄云外,“呵!我就算他妈的瞎了也不会称呼这为金碧辉煌!我就该知道他是在耍我!”
正在斯内普怒火滔天,准备回俱乐部找男人算账时,那扇普普通通的小木门突然开了。斯内普走上前,狐疑地探头望去,倒吸了口凉气。
“梅林啊,”他自言自语道,“这得有多精湛的魔法才能把屋子掩饰的那样滴水不漏。天知道,我可是在门前两英尺处!”
希望他的技术和魔法一样好。他迅速收拾好心情,重新回复了那个冷静自持的魔药教授,为这个冷笑话扯出一个笑容。他没再犹豫,回应了这明确的邀请。
现在他坐在那个舒适的软垫上,环视整幢别墅。主人品味不错,装潢华丽而不庸俗,比现在某些暴发户似的布排要好得多。
可再好的装修也有看腻的时候。足足一个小时过去了,整座别墅仍然与先前一般静悄悄的,斯内普的耐心差不多被耗尽了。
“我再等三分钟,如果他再不出现,我在离开前会先毁了这个地方!”
时间转瞬即逝。在他举起魔杖的那一刻,他听到了一个低沉的笑声。
“你的脾气还是那么坏,西弗勒斯。”
他确信自己听到过这个声音,可怎么也想不起来是谁。
他握紧了魔杖,如临大敌。
“别紧张,别紧张,西弗勒斯,我对你并没有恶意。放下它吧,它对我们俩来说都很危险。”
“它是我忠实的好伙伴,可你又是谁呢?'翩翩绅士'?”
“我是你的主人,”对方语出惊人,语气中透着笃定,“准确来说,是你未来的主人。西弗勒斯·斯内普。”
他深吸几口气,试图不丢掉对场面的主导权:“我猜你在那场大战中受了什么重伤,”他毫不留情面:“脑袋处的伤口单靠自己可是很难愈合的,你有时间该去圣芒格请教一番。”
“那家伙说的不假,你可真是毒舌。”对方非但没有生气,反而低低地笑了起来,“不过这不仅不有损于你的魅力,反而还增益与它。你会成为一个很好的奴隶的,西弗勒斯,我很期待把你那点小脾气一点点磨掉,教会你我的规矩的过程。”
“你可真有胆量,”斯内普扯出一个扭曲的微笑,其中包含的怒意足以让整个师的格兰芬多闻风丧胆、拔腿就跑,“你凭什么有这样的自信呢?”
“凭什么?凭我够了解你,西弗勒斯。你受够了欺凌,努力用冷漠和无情来武装自己;你发奋图强,誓要把所有人踩在脚下,却没有能力保护自己爱的人;你假装自己能够承受来自学生的敌意,却不知道心里有多么的孤寂;你被迫亲手杀死了世上少数几个真正爱护你的人,而你会在这种负罪感中永远自责下去。你在发抖,西弗勒斯,从过去那个无能为力的小男孩到现在这个顶天立地的魔药教授,你始终没改掉瑟瑟发抖的习惯。你渴望爱,而我会教你如何去爱,也会教你如何被爱。够公平,对不对?”
他的确在发抖,分不清是怒火还是恐惧造成的。他在席卷一切的恐慌中歇斯底里地将魔杖一抖,指向他估测的位置:“阿瓦达……”
下一秒他痛苦地跪坐在地,右手不受控制地痉挛。魔杖远远地飞了出去,在那扇器宇轩昂的大门前咕噜噜地打着转。
只是一个简单的击飞咒语。他在这数年来头一次感到了束手无策。连不得不击杀邓布利多的时候他都没有那么无助。
“在和平时期使用禁咒可不符合规矩,不过放心,我不舍得自己可爱的小奴隶受到魔法部那些饭桶的威胁。但前提,听好,你要成为我的奴隶,否则我可不知道自己会干出什么来。”
“你到底是谁!”一切虚伪的外壳都在此刻分崩离析,暴露出平日里完美遮掩的不安与狂躁,“给我出来!别再藏头露尾的!你他妈不是个绅士吗!别躲在后面!给我出来!”
他陡然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他住了嘴,在那熟悉的气息中僵硬起来。
“别怕,西弗勒斯,是我。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不要怕。”
“哈,哈利?”他无措地喃喃自语,“你为什么在这?”
对方没有回答,只是像哄孩子似的一下一下轻抚着他的发顶。斯内普甚至还比他高点,他做起这个动作却游刃有余:“西弗勒斯。是我。不要怕。顺带一提,我很高兴你愿意用名字称呼我,而不是那个冷冰冰的姓氏。”
他在狂怒中挣开了那个拥抱,回身就给了他一个耳光:“你他妈耍我!哈利·波特!我他妈就该知道你贼心不死……”
他喘着粗气狠瞪向他。哈利生生承下了他使出全身力气的一击,仍微笑着望向他:“我的确,你想那么说就那么说吧,贼心不死,可这是因为你需要我。西弗勒斯,你需要我。”
他几乎是被气笑了,突然感到自己找回了主动权:“哈利·波特,你那愚蠢的自高自大还是没有变。你以为掌握了我的弱点,可我却要说那不过是你的痴心妄想。波特,你和你的父亲,那个没有脑子、自以为是的格兰芬多,一样令人作呕!”
哈利仍然笑着。斯内普直视他湖绿色的眼睛,试图找出破绽。可对方的神采自信而平和,让他看得又一阵咬牙切齿。
“行了,波特,请你让开。”他无力地叹了一口气,突然感到身心俱疲,“我不想再和你纠缠。让我出去,我可以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
“可我不行。西弗勒斯,我承认我想要你,”哈利轻轻揽住他,像在安抚一个不懂事的孩子,“我承认我想独占你。我想看你在我身下失控地尖叫,想在你身上的每一寸烙下我的印记。相信我,西弗勒斯,我的教授,我真的忍了很久了。”
对方直白的坦言让他一阵头晕目眩,多亏了对方有力的手臂他才没有倒下。
“多久了,哈利?”他长舒一口气。
“从我看到过去的你在我的父辈们恶劣行为中艰难求学的那一刻起。”哈利的微笑像是刻在了他的脸上,“我看到那样的你的第一眼,西弗勒斯,我就硬了。”
“你是我的学生。波特。你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吗?”
“我明白。我再清楚不过了。所以我耐心等到了现在。现在我是救世主。人人都会犯错,他们亲爱的救世主犯点无伤大雅的小错,并不会造成什么影响。对吗,教授?”
“可是我厌恶你!我一次次保护你不过是为了你的母亲!我他妈是真的不想再和你这个扫把星呆在一块了!听懂了吗波特!让我走!”
“我明白。西弗。我全都明白。所以我才会约你在这相会。这栋房子你还喜欢吗?我们会在这里生活一段时间。当然,不用担心,采购生活必需品,处理日常琐事的活我会负责。西弗,你只要乖乖呆在这就行。你的魔杖暂时由我保管。别紧张,我不会折断它的。当然只要你听话,我不仅会带你出去散散心,还有可能把它还给你,给你带些魔药材料回来。听从主人的命令,记住,西弗,不要反抗,这是你未来生活中最重要的一点。”
斯内普听懂了他的暗示,无力地跪坐在地。哈利随他下滑,小心托住他的身体。
“我爱你,教授。这是我唯一一次对你那么说,也会是最后一次。我给予你庇护与安全感,你给予我肉体和精神上的快乐与欢愉。我们会以主奴关系相伴终生。西弗勒斯,西弗勒斯。”
他茫然地呼唤声中抬头,撞进一片静谧而狂热的绿色中。
“我爱你。”

评论(9)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