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旧起名废的段子(要甜/被自己高产到了(喂,你

  我的哥哥只不过是个死蠢求求你们放过他啊!

  这是路德维希现在的内心活动。

  他注视着手机屏幕,咬着牙看着自己哥哥在这个名为lofter的网站里承受着各种酷刑,心情和窗外的黑夜一般阴沉低郁。

  被挖眼,被断手,被分尸……一个个无法直视的名词在发散着小小光芒的屏幕上轮番闪过,其内容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作者写不出,血腥惨烈之程度令人发指,简直可以集结出版成[让基尔伯特生不如死的一百种方法],看得他心惊胆战毛骨悚然,恨不得冲进一屏之隔的世界,把自己处于水深火热中的哥哥带出苦海。

  至于那个世界中的自己,就更是令他在吐槽作者丰富的想像力之余惊叹“我都不知道自己原来那么渣”。饭菜不合胃口就要大发脾气?拜托啊哥哥上次把枫糖浆全撒在我即将完工的图纸上我都没对他发火;一言不合就要大打出手?我们兄弟俩什么时候打过架了,当然他老是把那只小黄鸟糊在我脸上也不过是一种表达爱意的特殊方式;为了喜欢的人把将自己视若珍宝的哥哥拱手相让?你们下一步是不是要问我如果哥哥和小意同时掉进水里我要先救谁啊?

  这剧情他妈的比环珠格格还甄缳传!

  身旁的人突然动了动,发出一声迷迷糊糊似小猫一样的呻吟。原来是他在激动之余喊了出来。他赶忙去看身旁人的情况。还好,翻了个身后又睡得死死的了。

他不由自主地长出口气,有些内疚地回忆起先前的失态。

  “晚安,哥哥,请做个好梦。”他关掉了手机,凑近对方耳畔,学着小时候他每晚都会在他耳边轻声呢哝的那样,压低了声音。

  

   每次看到普爷被虐就...

   还有阿西是个好男人是不会主动虐自己亲人的!

评论(7)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