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胜懒癌三十篇】第四篇:夏天即将结束的气氛


        点点萤火如细碎星光荡漾于河面,盈盈微光层层闪动似要晃花了人的眼。
他与男人共同注视着这幅美景。

       如果要用“一见钟情”这个词来形容一次相遇的话,那么一年前,也是差不多这个时候,与男人第一次在日本名山脚下的偶遇是再合适不过的。
       天空高远湛蓝,群山绵延出流畅的轮廓,山顶有积雪覆盖,远处稀薄拉长的云层反渗出青灰色幽光。男人穿着白衬衫,笑容比富士山雪层反射的阳光还要耀眼。
       不擅与陌生人交谈的他第一次鼓起了勇气。
       男人是过来留学的,恰巧被分到了他的学校。
       他早早起床准备双人份的便当,主动要求与男人一起分担值日工作,周末领着男人在商业街内边吃边逛。假借着“关心外国友人”的名义,他得以留在男人近旁,日复一日。
       他知道男人成绩好,性格友善,因长着娃娃脸没被人少称赞可爱,无论在老师还是学生间都相当受欢迎。
        他想他配不上他,再者两个男人又能有什么结果呢?只偶尔顺着女生捏捏他的脸,在他好脾气的劝阻间相视而笑。
       这次夏日祭,男人被起哄着穿上和服。他做为男人的挚友,自然有义务替他与那些弯弯绕绕的带子做斗争。
        “太久没穿这些民族服饰了呢,”男人抚着前襟,像个孩子一样兴奋“与汉服不同啊,带子是在后面的!”
        是啊,他想,也幸好它们在后面,这样,我便能离你那么近——那么近。
       “那个,小菊,有件事难以启齿……”
       “请说吧。”
       “我要回中国了。”

       这一刻,他属于他。

       毋庸置疑。

       “真漂亮啊。”
       男人端立于河边,蓦得开口。
       “是啊。”
       他应和着男人。
       男人的穿着和服的背影比任何美景都要耀眼夺目,璀璨得难以逼视。他带着要跪伏于和服下摆,亲吻对方足尖的冲动,挟着憧憬凝望,小心翼翼似怕打破珍贵的瓷器。
       他希望他永远属于他,而不仅限于短暂的分秒。

       如果那些无脑热血、男男女女为了爱情上天入地死去活来的少年漫画有意义的话,那么便是在这一刻鼓励所有胆怯畏缩的男孩迈出这一步。
        他深吸一口气。
        “请问,你能留在日本吗?”
        对方扭头,他直视那张惊讶的脸。这一次,他不会移开视线。



请爱极东的不要继续翻下去了!








 








前方高能




     男人望着他,笑得一贯优雅,却叫他生出丝丝寒意。

     “不。”

     “老子暑假作业还特么没有写完呢。”











评论(1)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