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蝶梦引 第一章

好吃!!

ヒカリ:

 前传和大纲


 洛冰河从沈清秋身体退出来时,天已破晓,熹微的晨光穿过锈迹斑斑的铁窗落到这间昏暗逼促的偏室内,打在沈清秋半阖不闭失神的眼上。洛冰河不徐不缓地拨开沈清秋颊边被汗水与泪水黏连的青丝,垂着眼打量着沈清秋。


  长得真是一摸一样。


  不知那边那个尝起来是不是这个滋味。


  兴许是昏过去了。


 


  屋里一片彻骨死寂,方才那些声嘶力竭的哭喊的仿佛只是错觉。洛冰河瞥了一眼自己傲人的阳物上尚未拭去的血痕,又看了一眼沈清秋红白交错的腿间,不耐烦地微微蹙眉——重塑沈清秋的身体和招灵虽然耗费不了多少灵力,但是过程却是极为麻烦的。


  沈清秋你欠我的东西,哪里是死能还清的。


  洛冰河凉凉地想道。


 


  他抬手招来仆佣,吩咐了仆佣处理好沈清秋的伤口,而后便毫无留恋地抽身离去了。因为沈清秋,这几日积压下不少的公事。


 


  厚重的玄铁门落闸,里面的机关齿轮发出喑哑冰冷的咬合声,沈清秋打了个寒碜,灵台恢复了清明。愤怒、屈辱、憎恨、悲戚这几种感情在沈清秋脸上交替,最终混杂成了一个狰狞的表情,让他原本俊雅的脸看上去相当骇人。


  身体深处的钝痛还未褪去,腰腹也尽是青紫的掐痕,肩颈上散布几处着见血的牙印。虽然情事中沈清秋因那邪血作祟陷于肉欲,但不妨碍他体会到洛冰河这杂种施加在他身上的这些印记,是真真切切地带着要扒皮抽骨的狠厉。念及此,沈清秋呲笑一声:洛冰河对自己憎恶入骨,可这与上一世他虐杀自己的手段相比,这些痕迹未免心慈手软得可笑,莫不是被人夺舍了吧。


 


  洛冰河为了防止沈清秋又起事端,唤来的仆佣是极为低智的魔物,这魔物不识人语,没有人形一团乌黑,认定了主人之后只会执行主人的命令,要他沈清秋再诡异多端也难起风岚。那魔物看着沈清秋醒后伏在床上又哭又笑,一时间不敢上去为沈清秋处理伤口。


  沈清秋瞥见那魔物心里了然一片,他阅尽苍穹山的典籍,自然知道这个魔物是什么东西,自己是不可能从这魔物身上寻找破绽的。


  犹豫再三,魔物抬来清水为沈清秋清洗了身体,沈清秋浑身钝痛恹恹地并无多大反应,但当魔物将身体的一部化成枝条,就着药膏要往沈清秋后庭伸时,沈清秋羞怒不已,抬手就劈开那枝条,一边哑声咒骂一边徒劳地挣扎起来。魔物自然是听不懂的。




以下部分涉及到部分性描写,请善用春哥转码,或者移步微博观看。


春哥






ICDprZTniankuI3lvpflt7LvvIzlhajouqvljJbmiJDmnp3mnaHmnZ/nvJrkvY/msojmuIXnp4vmiYvohJrvvIzlj4jmjYLkvY/kuobmsojmuIXnp4vnmoTlmLTvvIzlho3lsIbmsr7nnYDoja/oho/nmoTmnp3mnaHpgIHlvoDku5bnmoTlkI7luq3jgILpgqPlpITnu4/kuIDlpJzlnLDouYLouo/vvIzlhYXooYDogr/og4DvvIzprZTnianor5Xkuoblh6DmrKHpg73ml6Dms5XlsIboja/oho/pobrliKnpgIHlhaXkvKTmgqPlpITvvIzprZTnianmgJ3ntKLkuobljYrmmYzvvIzpgIDkuoblh6Dlr7jvvIzlho3mlr3lipvmkp7lh7vvvIzlpoLmmK/nu4jkuo7noLTlvIDkuoblm6DooYDogr/ogIzolL3loZ7nmoTnqbTlj6PvvIzlsIboja/oho/pgIHlhaXkuobmsojmuIXnp4vnmoTkvZPlhoXjgILmsojmuIXnp4vliqjlvLnkuI3lvpfvvIznn63kv4PnmoTlkZzlkr3kuobkuIDlo7DvvIznnLzkuK3msKTmsLLmu6HkuoblsYjovrHnmoTms6rvvIzlsIbokL3kuI3okL3jgIIKCiAg6YKj6a2U54mp5LuG5L2j5LiN6YCa5Lq65oCn77yM5LiL5omL5LiN55+l5YiG5a+477yM5Y+q6KeB6Ieq5bex5LuO5rKI5riF56eL6Lqr5L2T6YCA5Ye65p2l55qE5p6d5p2h5L6d5pen6KGA6L+55paR5paR77yM5oCV5ZCb5LiK5oCq572q77yM5aSN5rK+5LqG6IaP6I2v5Y+I5b6A5rKI5riF56eL6Lqr5ZCO6aG26YCB77yM5bC95b+D5bC96LSj5Zyw5LiA5aSE5aSE5o+J5Y6L552A5YaF5aOB5LiK6KOC5Lyk44CC5aaC5piv5Y+N5aSN5LqG5Yeg6YGt77yM5a+C6Z2Z55qE5YGP5a6k5YaF56uf5ZON6LW35LqG5rer54yl55qE5rC05aOw77yM5rKI5riF56eL55yJ5aS057Sn6ZSB77yM6KKr6a2U54mp57Sn57Sn5p2f57ya552A55qE6Lqv5bmy6YCP5Ye65LqG5LiN6Ieq54S25Zyw6JaE57qi77yM55y85bqV5bC95piv5bGI6L6x5LmL6Imy77yM5rOq57uI5rua5rua6ICM6JC944CCCgogCgogIOa0m+WGsOays+aOqOmXqOi/m+adpeeci+ingeeahOWwseaYr+i/meeVquayiOa4heeni+iiq+mtlOeJqeWOi+edgOKAnOa3q+i+seKAneeahOeahOaZr+ixoeOAgua0m+WGsOays+aYvueEtuW5tuacquaWmeWIsOWmguatpOWxleW8gO+8jOS4jeemgeS6m+aEleeEtu+8jOS9hui/meW+ruS4jei2s+mBk+eahOaEleeEtuW+iOW/q+iiq+eOqeWRs+WPluS7o+OAgumCo+mtlOeJqeeci+WIsOS4u+S6uueahOWIsOadpe+8jOW/g+S4i+Wkp+aApe+8jOS4jeefpei/meS6uuexu+aAjuS5iOWbnuS6i++8jOS8pOiNr+S4iuWOu+S4jeeuoeeUqO+8jOWPjeiAjOihgOi2iuWHuui2iuWkmu+8jOmtlOeJqeWPiOWIq+aXoOS7luazleWPquW+l+abtOWKoOWNluWKm+WcsOS4uuayiOa4heeni+KAnOS4iuiNr+KAneOAgua0m+WGsOays+S4jeaApeedgOiuqemtlOeJqeikquWOu++8jOWPjeiAjOWlveaVtOS7peaah+WcsOiiluaJi+ingueOqeS6hueJh+WIu+OAguS7lui4seatpeWIsOamu+WJje+8jOeci+edgOayiOa4heeni+WHjOS5seaooeagt++8jOeojeacieW5s+aBr+eahOWXnOihgOWboOWtkOWPiOigouigouaatOWKqOOAgiAKCiAg


  “魔物不开智,师尊莫要怪罪。”


  他挥退那魔物,拿了伤药,侧身坐到榻前,抬起沈清秋的小腿,和颜悦色道: “就让弟子亲自服侍师尊上……”话音未落,洛冰河便颊上一凉。


  “呸……!”


  沈清秋朝洛冰河面上狠狠啐了一口,颤声骂道:“少师尊师尊地叫,洛冰河你这杂碎,一个人在这演什么呢……?”


 


  面对沈清秋,洛冰河一向没什么耐心,他当即就将伤药甩了出去,接着抬手就招呼了沈清秋一记重重的耳光,沈清秋被这记耳光扇得两眼发黑,耳朵嗡嗡作响,牙槽也松动,含不住血顺着闭不拢嘴角溢出。


  不同于残暴地行为,洛冰河面却上不见多少波澜,他风轻云淡地拭去沈清秋啐到他脸上的唾沫,一只手扼着沈清秋的脖子,俯下身扯咬着沈清秋的耳垂,还是那么柔声细语:“沈清秋,你现在灵力尽失,不过是一介凡夫,我想对你做什么,你能耐我何?”


  恐惧与憎恶两种神色在沈清秋面上翻飞不定,他说不出话,恨恨瞪着洛冰河,两只手无力地撕扯那只遏止他呼吸的手,刮出深红血条,只想将洛冰河穿心剜骨。


  洛冰河掐着沈清秋的那只手暗暗收力,又轻声道:“你听话一点,我就不为难你。”


  沈清秋挣扎地幅度渐低,而后周身一颤,似乎已经气绝。


 


  洛冰河心道无趣,松开了沈清秋的脖子。本意是不想沈清秋有灵力可以作妖,但凡人的身体的确是经不起折腾。


  他后宫妻妾美姬数不胜数,沈清秋的形貌在自己所识的人中至多能算个中上,床底间也不如他的妻妾会迎合讨好。但征服沈清秋带给他的精神上满足感比高潮射精的快感还要令人着迷。


 


  摧残沈清秋的精神,可不比撕碎了他的手脚要有趣?


 


  手脚撕一次就没了,可在沈清秋疯了之前他可以尝试千万种逼疯他的办法。想到昨晚沈清秋压抑痛苦的呻吟和承受不住摇摇欲坠腰肢,洛冰河又有了折辱沈清秋冲动。 


  洛冰河正思索着,腰间骤然一轻。


 


  “……!”


  假作气绝的沈清秋突然发难,劈手夺下洛冰河腰间的心魔剑向他刺去,见一剑刺偏,又改而狠力斩向束缚自己双手的锁链。“囎——!”心魔剑果非凡铁,锁链应声而断,沈清秋强压下身体的不适,一跃而起,跌跌撞撞往玄铁门外逃去。


  洛冰河轻飘飘侧身避过沈清秋这不痛不痒的一剑,看着沈清秋夺路而逃的样子眼里透出露骨的杀意。对付沈清秋,什么时候都不能掉以轻心。


  沈清秋还未触碰到玄铁门的把手,脚下忽的一踉跄,单手撑着心魔剑才勉力稳住身形。周身经脉痛如刀绞,明明出口就在眼前,他却是再难前进一步了。


  


  有趣。


 


  洛冰河欺身上前,揪着沈清秋散乱的青丝,迫使沈清秋抬起头。


 


  当真有趣。


 


  沈清秋的眉眼乍看如一汪春初的潭水,狭长的眼角似有春意,眸底却又萦绕着未解冻的刻薄。唇角锋如刀刃,鼻翼薄削,天生薄情寡义相——这眼、这唇笑起来其实是极为好看的,可那会笑人只如昙花一现。


  洛冰河还没来得及将那笑容品味个所以,把那莫名的悸动想个透彻,那只暖意融融的手剩给他的只有凛冽的剑意。


   他从异界回来后多次尝试用心魔剑想要破开两个时空的缝隙,都以失败告终。想来是异界的心魔剑已经被封印了罢。不然他洛冰河想要的,得不到的也只有抢过来的道理,何必复活沈清秋这渣滓?


 


  不,不是。


 


  他手握大权,纵横三界,睥睨天下,难道不比得异界那个心魔剑都控制不好的废物要自在?!他万人膜拜,群魔俯首称臣,妻妾成群难道不比得异界那个只有一个沈清秋的废物要逍遥?!异界的那个废物除了有个会替他遮风挡雨百般回护的沈清秋,还有什么?


 


  自己有今天,少不得要“谢谢”这个沈清秋。这个眼里对他盈满恨的沈清秋,才是他的师尊。只有彻底征服这个沈清秋才能平慰那个弱小的自己怨愤和不甘。


 


  “沈清秋,你莫要白费力气了,你体内封有我设下的追魂咒,又有我天魔血的加持,即使我让你出了这个门,你又能逃到哪去?”


 


  沈清秋被体内暴虐的天魔血折磨得冷汗涔涔,呲目欲裂地瞪着洛冰河,一咬一字:“你……这畜生……”没说完又咬牙暴起向着洛冰河心口送出狠厉的一剑,这软绵绵的攻击,当然是刺空了的。


 


  窗外乌云压城,远雷滚滚,方才的晴好不知何时荡然无存,酝酿了许久的黑云,落下一道霹雳劈啪一声撕开了偏室的黑暗。


 


  洛冰河捏碎沈清秋递出剑的那只手的腕骨,显然强装出来的耐心已经耗尽。沈清秋被他重重甩回偏室的角落,沈清秋闷声咳出一口血,老旧失修的墙壁崩落下来几片残漆,把沈清秋砸了一个灰头土脸,十分狼狈。洛冰河一脚踏上沈清秋那只被捏碎的腕骨,重重碾磨。“师尊,是要我如同前生那样削去你的四肢,剜去你的双目你才肯听话?”


  洛冰河说完,看到沈清秋愣愣地僵直了身体,不再挣扎,双唇几度翕合,却只从喉咙里发出了一声短促崩溃的气音。沈清秋约莫是回忆起了前世的恐惧,又或是实在是肉体上的凌虐让痛苦不堪。对付沈清秋这样的贱骨头,果真只有足够的痛才能让他学乖。


 


  自回生以来,潜意识里逃避的问题,还是血淋漓地甩到了面前。


 


——前世洛冰河削去了自己的四肢,剜去了自己的双目,拔去了自己的舌头。


——自己一时不敌痛楚……


——至此,玄肃剑残,世间再无岳清源。


 


  一日未进水喉咙太干哑,他呼不成声。落在睫毛上的灰尘太重,他睁不开眼。


 


  世界上已经没有那个全心全意对他百般容忍退让,不计一切后果回护他的人了。


  这里是……没有岳清源的地狱啊。


  岳清源尸骨无存,他亦无意在这个世界苟活。


 


  洛冰河满意地验收自己调教的成果,却见沈清秋用另一只手握住了心魔剑。洛冰河心道不知从前的沈清秋竟然是如此宁折不弯的品性,心下打算再狠狠教训沈清秋一番时,沈清秋却反手将心魔剑递进了自己的心口。血溅三尺,洛冰河回避不及被沈清秋的心头血浇了一头一脸。


  “……你做梦……”


  洛冰河看着脚下渐渐凉去的尸身,怒极反笑。


  “我从不做梦。沈清秋,我们走着瞧。”


 


 哗啦——哗啦————


  黑云缭绕不散,窗外的雨,终于是落下来了。


———————————————


脑洞的扩写,前传和大纲见这里


微博无码


保佑我十章内完结,并且不要坑(……)。


微博上有好几处错漏~之后写完了会全部修改放下载的




岳七活着冰哥没机会和九妹HE。


冰哥害死岳七了以后九妹和冰哥绝对不会HE。


冰哥活着就不会让沈九和岳七安安心心过日子。


妈的简直无解啊。


狗币打飞机聚聚。





评论

热度(626)